摩城魅影

撕逼没空赚钱要紧
热度不返现 一向对此反应不热烈
最大心愿:无业在家,还有钱花(非包养)

《Ω》分支无节操系列《天使的性》第一个故事《Rumors》 连载六

高能预警三人行哦!

1、http://ww2.sinaimg.cn/large/a15b4afegy1fi5g2x0pb1j20c83fc45i

2、http://ww2.sinaimg.cn/large/a15b4afely1fib8e2k51uj20c83m6770

3-4、http://ww2.sinaimg.cn/large/a15b4afely1fib8a4a19uj20c851lwk3

5、http://ww2.sinaimg.cn/large/a15b4afegy1fiegmczw5aj20c82k5wgt

6、

斯蒂文不敢相信地望着娜塔莎:”多少钱?“

”十万。“娜塔莎晃动支票:”你的《慈悲》,被一个好莱坞明星买下了,他出了十五万,三万以你的名义捐给了退伍老兵,一万捐给了你的动物救助站,还有一万捐给了我们的团队,以后办画展的租金费用。“

说着,将十万的支票塞进斯蒂文的手里。

”你终于可以去西班牙了,斯蒂文,真为你感到高兴。”娜塔莎说完拥抱了面前的好友,其他几位画师也纷纷走过来,拥抱这位带来好运的天使。

“我说,有钱的家伙,临走的时候,你该办一次派对吧。”海报画师托尼吵吵着,激动地挥舞着双臂,差点从作画台子上跌下来。

娜塔莎点烟一根烟:“罗杰斯,我觉得这件事多亏了朗姆洛,要不是他,你的作品不会开出这么高的价格,你该好好致谢他。”

“算了吧。”另一边的人体油画师布鲁斯走过来:“他什么都不缺,斯蒂文那点钱,还不够人家塞牙缝。”

“对啊对啊,开个派对,请他也来不就好了。”托尼这次站稳了,颜料在他小狐狸般的脸颊上蹭的一道道,无端地可爱。

“亏你们几个小屁孩想得出!”娜塔莎几乎斥责:“那种身份的人,会来咱们这种喝啤酒啃披萨的派对?是不是傻?说句你们不中听的话,人家家里的脚垫,恐怕都比咱们的床垫昂贵些……”

大家还在吵吵闹闹派对的具体细节,斯蒂文已经走了出去。

 

巴基上楼的时候愣住了。

斯蒂文罗杰斯就坐在楼梯上,看样子等了很久。

“巴恩斯先生。”斯蒂文的眼睛几乎在闪光。

“今天才三度耶!”巴基说着扑过去,拢住他的手指,隔着手套都能感觉到冻的僵硬的手指。

”为什么不打个电话呢?我今天下午正好去代课了。“巴基说着打开门,但是斯蒂文并不肯进屋。

”快进来,斯蒂文,我给你煮咖啡。“巴基脱掉羽绒衣,钻进厨房折腾,一阵叮叮哐哐的声音,扭过头,斯蒂文依旧站在门口。

”进来啊,斯蒂文……“

”朗姆洛先生不在……“

”他拍戏呢,最近赶一个档期,你不用等他了。“

”我是说,他不在,我就不进来了。“斯蒂文几乎羞红了脸蛋,退了两步,从怀里掏出用花布包裹的方方正正的东西。

”这个……送给你们。“

巴基在围裙上擦擦手:”这是?“

斯蒂文笑着:”我要去西班牙了,多亏了朗姆洛先生,这个送给你们,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他为我们所做的一切。“

巴基竟然僵在原地,迟迟不肯接过斯蒂文手中的回礼。

”巴恩斯先生……“斯蒂文觉得很意外,巴基脸上的表情并不是为着自己得以出国学习共情而幸了,眼中透着泪。

”你要去西班牙?什么时候?“

”开春吧。过完新年。“

巴基止不住颤抖,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,一桶冷水兜头而下,激得他大脑来不及思考。

”那你……什么时候回来呢?你要知道……“巴基左顾言他,终于看到酣睡在沙发上的lucky。他指着那只小猫:“他问起我来怎么办?我的恩人去了哪里?”

斯蒂文竟然被逗笑了,他兜兜转转地看向别处,尽量不与巴基的眼神接触。

热水壶发出尖锐的提示音,心烦意乱的Omega转过身移开水壶,斯蒂文极快地握住他的手指,接着,滚烫的水壶翻倒在水池中,巴基打了滑的身体歪在斯蒂文怀里,Alpha亦是震惊地望着他。

“差点弄出大事啊,巴恩斯先生!”

巴基这才感觉到小腿火辣辣地疼,像是被砂纸磨过似得,竟撑不住哭了出来,斯蒂文往下一看,牛仔裤黏着小腿处完全被滚水浸透了。

要是脱手的瞬间,斯蒂文没有干预,整条腿非要废掉不可!

接到电话的布洛克停下工作,再急的档期都可以等,但是他还不知道巴基伤的如何。

真的是煎熬一般,斯蒂文执意要陪护巴基,似乎这是自己造成的灾祸似得,巴基疼得忍不住,靠在斯蒂文的怀里,不敢看医生一点点剪开他牛仔裤,揭掉已经与他皮肉相连的布片。巴基发出的哭声让Alpha心悸,就算是经常处理小动物死伤的斯蒂文也别过脸不敢看了,巴基一口咬住他结实的手臂,眼泪噼里啪啦落下来。

“真的是严重的烫伤,又是冬天,衣服太厚,送来的时候都粘住了,唉……”

烧伤科的大夫摇着头。

“他能复原吗?”斯蒂文焦急地问:“我是说,恢复到原来的皮肤。”

Beta的大夫看了看巴基被撕去皮肤的那截小腿,摇了摇头:“抱歉了,巴恩斯先生,你必须振作起来,跟你的沙滩假期说拜拜了……”

Omega天生爱美,这句话简直要了他的命,还不等斯蒂文继续追问,布洛克推开了病房的门,几位Omega护士躲闪不及,他灼人的信息素立刻包围了巴基,斯蒂文自知失礼,立刻丢开手。

巴基被抱在Alpha的怀中作恶般哭起来,咬牙切齿。

“我不能再去海滩了,留下这么丑的疤痕……七分裤也不能穿,短裤也不能穿,不能露出我的脚踝了……呜呜呜呜呜。”

“都怪我,对不起,巴恩斯先生,如果能移植我的皮肤,请你拿去吧。”

布洛克并没有责怪身后局促不安的斯蒂文,只是抚摸着巴基,转过头,望着几乎红了眼眶的斯蒂文:“发生了什么?”

“怪我……”巴基居然先说了,他望着自己的Alpha:“我要给斯蒂文冲咖啡,他坐在门廊等了一下午,整个人都僵了,结果烧水壶脱了手,要不是斯蒂文抱住我,可能整个身子都烫伤了。”

布洛克皱紧眉头,一把拉过斯蒂文厉声着:“给我看看你的手!”

“并没有,朗姆洛先生……”斯蒂文被布洛克拽住了手臂,不敢挣脱,布洛克褪掉他的袖子,巴基几乎叫了。

斯蒂文的手臂上一溜肿胀的燎泡,一看就是挡住开水的瞬间弄伤的。

“大夫!大夫快来啊!”

巴基喊着。然而布洛克凌厉的眼睛瞪着斯蒂文,像是兄长般责问着:“你是要以后不能作画吗?为什么不提?”

几个护理人员跑来,看了看斯蒂文右手的伤势,赶忙开始处理。

“迟一点,是要发炎的,怎么刚才还不说呢?”医生也觉得不可思议。

“他俩的治疗费,都记在我的名下!”布洛克愠怒着转过身,似乎因为两个年轻者而气到心疼。

“朗姆洛先生……“斯蒂文似乎还想辩解,然而巴基拉住他的袖口,冲着他无声地轻轻摇头。

斯蒂文在半夜被风吹得醒了一些,他的病床靠着治疗台,另一边是巴基。他迷糊着望了一眼睡得很熟的Omega,转过脸却吓了一大跳。

布洛克正坐在他的床边,表情严峻,眼神可怕。

“如果你不能画画了,你能做什么呢?”

斯蒂文羞愧难当,布洛克按了按他的胸口:“躺着,护士要来换药了。“

肿胀的手臂被托起来,布洛克用白毛巾垫着,护士走进来,换好药,揉了揉斯蒂文的肘关节和手指。

“还好,没有烫坏肌腱。”然后她神秘地笑了:“关节很僵硬啊,罗杰斯先生,您一定很久没有性爱了……”

斯蒂文“倏地”变成大红脸,布洛克倒没觉得意外,只是不太赞同护士就这样说出来。

“如果关节柔滑,机体愈合能力就好得多,您对床的巴恩斯先生,可能三天就能下地,您,可能需要多两天的住院了。”

斯蒂文张了张嘴,然而布洛克磁性的声音压住了他:“当然,住到他完全康复为止。”

护士关上门离开了。



评论(6)

热度(32)

©摩城魅影 | Powered by LOFTER